未来

突然想吃胖龙


是一直景仰的前辈。
是一直追赶的目标。
是一直打不赢的对手。
是有担当有力量的队长。
是哥。
是拼命努力想要获得可以叫他名字的权力。
不想再叫他“哥”或者“龙队”,想要站在他身边,叫他的名字。
付出多少努力,想要平等地对视你。
“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,马龙?”
从背后箍住他整个身体,把自己埋进他的体内,恶意地伸手握住他:“我的表现可以吗?”我现在的能力,可以与你匹敌吗。
少年的脸上全是志在必得的喜悦和嘴角淡淡的笑意。唇舌爬过他的耳垂和后颈。扳过他的脸,吻他,舔舐他,咬他,血水交融。

听到国际乒联祝龙哥生日快乐那个视频,让各国运动员说祝福语,听到胖儿的“Happy Birthday, Captain Malong”,突然开了一个脑洞,脑补一下竟然有点带感😂

继科儿怕不是真的在准备退役了,so sad.

呜呜呜没想到8102年了,还有太太愿意写獒龙啊😭

墙纸:

这是一篇没头没尾的番外。


正文叫《绯闻男友》。






+++



台风天早上阿昆打电话来:“阿科,你上电视了哦!”

马生耳朵一动,拿起遥控换了个台。

张生的脸出现在电视上。

下书一行“市民张先生”。

原来是昨天台风登陆前张生出去遛狗偶遇记者。

记者被风刮的东倒西歪:“先生,为什么台风天还要出来遛狗啊?”

张生在风雨里扎着马步:“这么小的风!我都没在怕的啦!”

话音刚落。

张生手里的伞就被刮跑了。

大风把道哥从地上卷起来,被张生一拽牵引绳扯了回来,塞进怀里。

小白狗毛都湿透了。

窝在张生怀里打了个喷嚏,看着莫名有点可怜。

记者还要说话。

电视啪的一下黑屏了。

马生回头看了眼张生。

张生佯装惊讶:“怎么回事?停电了?”

他装模作样:“台风天嘛,停电啦,电视信号不好,都是很正常的。”


台风天。

港股休市,张生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马生倒是接到了不少从前客户打来的电话,问他现在买保险还来不来得及。

东北和山东老家的亲戚来电慰问,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。

张生妈妈列了张囤货清单给他们。

吃喝药品一应俱全。

临末了还是不太放心:“要不……你们回来躲几天算了。”

张生吭哧一下乐了:“这么大的风,飞机都不飞了,我们怎么回去?”

他说:“难道搭八号风球回去啊?”

马生拎着包东西从外面回来。

絮絮叨叨的说:“楼下便利店什么都空了,我扫了最后一点面包和牛奶回来。”

他把东西往冰箱里塞,口气夸张:“连安全套都卖空了。”

张生懒洋洋地跟进来,靠着门框看他:“台风天这么无聊,没准大家想吹气球玩咯。”


下午新闻说天气台挂上了十号风球。

马生在浴室给道哥洗澡。

张生在客厅给露台的落地窗用胶带贴防风的米字格。

马生用毛巾包着道哥从浴室里出来。

一抬头就看到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。

“马龙,我爱你”。

他愣了一下。

没忍住,噗一下笑了出来。

张生正在给厨房的玻璃做加固。

他从厨房探头出来。

就见马生站在马龙我爱你那一排字前面。

马生回头看了他一眼:“这是什么?”

张生笑了一下:“怎么?不认识字啊?”

马生说:“不认识啊。”

张生说:“呐,我教你读哦。”

他一字一顿:“马龙,我爱你。”

他问:“认识了吗?”

马生笑了一下,装模作样地点点头:“算是认识了。”


晚上窗外大风大雨。

马生靠在床头看书。

张生洗澡出来。

刚想说话,就听床头灯噼啪了一声,砰的一下灭了。

他们俩在黑暗里愣了一会。

马生笑了出来:“干什么?”

他说:“台风天嘛,停电啦,电视信号不好,不是很正常的嘛——”

他话音刚落。

就见一个黑影窜了过来。

砰的一下把他压进了床垫里。

张生凑过来亲他。

湿漉漉的胡茬在他脸上蹭来蹭去。

马生伸手推他:“不行不行,家里没有安全套了。”

张生压着他,伸手从抽屉里摸了个套套出来。

马生愣了一下:“楼下便利店套套都卖空了,你这个哪来的?”

张生嘿嘿笑了一下:“我买空的咯。”

他说:“我怕你无聊,想买回来跟你吹气球玩——”


马生第二天是被风雨声和电话声吵醒的。

他从被子里伸出手臂,摸了半天才摸到手机。

阿昆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:“马先生,你们家好像上电视了哦。”



马龙腰酸背痛地从床上爬起来。

打开电视坐进沙发里。

电视屏幕上,是一段用手机拍摄的小视频。

正对着露台上贴着“马龙我爱你”的落地窗。

马生研究了一会,觉得始作俑者应该是对面大厦的住户。

女主播声音甜美。

说港人乐观积极,台风天里也不忘表白。

只可惜这一排表白的字贴反了,不清楚被表白者有没有机会看得到。

马生看的直乐。

就听张生起床了,在浴室踢哩哐啷地刷牙。

没过一会张生洗漱完了,从浴室出来,正好看到马生关了电视。

他随口问道:“阿昆打电话干嘛?”

马生说:“没什么,日常问候咯。”

张生看了他一眼,嘀咕道:“神神秘秘,准不是好事。”


马生在厨房里做早饭。

兜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。

他掏出来看了一眼。

许昕发了两张照片给他。

第一张是若干年前马生发给他的,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出来的。

第二张是今早新闻的截图。

许昕说:“师兄啊。”

马生说:“嗯?”

许昕说:“脑子不好,真的没法医啊。”

马生吭哧一下笑了出来。

张生从厨房门口经过。

一脸狐疑地看了他一眼。

马生背对他们打字。

“那就不要医了。”

他说。

“反正现在也挺好,不是吗?”

deku是世界的珍宝:

不行了,我一定要和你们分享一下


明天有一个女孩子做手术,签手术知情同意书,需要家属签名,来的也是一个女孩子,两个人有点拘束。


我:在这里写你们的关系,是姐妹吗?


女生(超小声):......是爱人。


我(呆):......师,师兄,这个这个怎么写啊?


师兄:没结婚就写朋友。


女生(声音大了点):结了婚了,在美国结的,(又突然小声)就是可能在大陆这边不承认。


我:......那怎么写啊?


师兄(十分自然):那就写配偶啊。


师兄(坦然):又不是只有大陆承认的配偶才叫配偶,地球上每一个国家承认的配偶都叫配偶啊。


师兄(指着关系这一栏):签吧,写配偶。


最后那个女生写“配偶”两个字的时候手都在抖,眼睛也红了。








这是我下班之前谈的最后一个术前。


我靠!给师兄爆灯!

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!!!

八十八:

早上坐地铁看见的
奥恰洛夫:奥恰不知道 不关奥恰的事

张继科之所以为张继科

Cosimo:

今晚央五《体育世界》播了在亚欧对抗赛期间对老张的采访,他对乒乓球这项运动和这个职业的态度,令人钦佩。澄清之前韩国公开赛退赛真相,表明自己的态度,最后还展望了一下东京。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老张,坦荡、血性、大义凛然,球技、球品、人品都是一级棒的。


这就是为什么我国打乒乓球的优秀的运动员那么多,只有张继科成为了一个现象级的时代人物,去更有影响力地传播普及推进这项运动的发展,是有原因的,时势造英雄,和谐社会更开放的舆论环境下,英雄也造时势。


下面是采访的文字完整版:


“韩国公开赛这场球,[不是因为我腰伤,对,我觉得国际乒联挺有意思的~]


我也是第一次发现这种情况,我的对手连续换三次。对吧,你说时间换,电视台直播大家可以理解,对手换确实让自己没有办法接受。毕竟运动员就是这样的嘛,抽完签了你没有办法去更换,如果更换的话,我也可以提出更换对手。


在这种赛事安排上,包括这种职业项目的这种推进上,真的应该好好反省和反思了! 不是说针对,就是我自己身为运动员的一种亲身感受。


[可能我不说没人说,对吧,我是不怕他们有什么意见的,我是出于一种全世界运动员的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去比赛的,对他们确实是有意见的。但是我不知道国际乒联的委员会在哪,所以对我们来讲,其实无所谓,对各个协会来讲其实是不公平的,对吗。]——(不以强者之姿去占有小人之利)


所以今天我有必要澄清一下,其实和腰伤一点关系都没有,主要还是……那你国际乒联这么弄,运动员没有办法去参加比赛,包括后边的澳洲公开赛也是一样的,我觉得没有必要,这样去参加比赛呢,我觉得对运动员是不公平的。——(放弃两站公开赛,积分涨不快,排名回复不快也不要紧,对于自己不认同的绝不委曲求全。)


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,我觉得自己有这种力量去拼一下,前提还是把当下做好,训练啊比赛啊,[我希望能够不是一种保持状态,而是我希望自己……现在自己越来越强],才能有资格有能力去代表中国队去参加这种奥运比赛。”

ITTF凭借今年这朝韩联合的壮举,怕不是可以去领诺贝尔和平奖了,呵呵

可爱啊啊啊!哥哥会不会要了一个博儿的扇子!

日常吸圆脸:

慢慢笑开心的博哦

宁愿你输,也不愿你伤。

……
算了,也不要输了吧。
张继科要健康😭